您好,欢迎访问进贤企业信用平台!    

立信申请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信用动态所在位置:首页 > 信用动态

思辨:信用立法的目的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0-09-14  文章来源:
搞信用立法的目的是什么呢?大部分地方信用立法都强调信用治理,偏重于政府赋权,即为政府信用建设提供法律依据。但是,信用立法至少包含了两个层面的问题,一是确定信用调节的边界和内涵,二是明确法律对信用调节的范围和规范。前者是问题基础。比如在地铁里吃早餐怎么规制是后话,需不需要信用调节是关键?谈下我的看法。
照理说,法律是守社会秩序底线的,只有其他社会调节手段或者方式都不足以解决的时候,才会用法律来调节。但目前的做法是违法后,被列入信用信息,再通过信用机制去进一步调节。不论结果如何,这解决问题的逻辑是否有问题呢?信用调节是否充分且必要是我们必须首先应当思考的。
根据我们对信用的理解和认识,我们认为信用调节的价值大体上可以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强调“违法与失德”的统一。传统社会观念讲“情理法”,三者是并存关系,违法并不意味者失德。列入失信或者认定黑名单,本质上是对主体的声誉评价,以此建立道德感,从而实现德法统一。二是强化“戒”功能。法律虽有“惩”与“戒”双重功能,但“戒”的功能明显偏弱,信用调节的优势就是“戒”,即对部分行为或者主体实施“戒”,市场禁入、限制资格等等是“戒”的表现。三是加强调社会化约束。法律制定后靠司法机关、执法机关来执行,法律约束的重点其实就是这些机构,而信用调节体现的是共建共治共享下的社会多元约束,除了司法和行政机关外,还有社会组织、社区自治组织等等。
由此可见,不应所有的行为都要信用来调节,或者说信用调节是有针对性的,只有需强调违法与失德统一的行为,需强化提升“戒”功能的行为和需加强社会化约束的行为,才是信用调节的空间所在。
哪些是需要“德法统一”的行为呢?这需综合当前社会发展的实际,综合考虑道德观与法治意识的现状,明确哪些行为应该建立“不愿失信”,而不是作“失信收益小于失信成本”的考量。而“戒”的功能针对的是那些会造成社会公共利益损失远大于主体失信收益的行为,需要预防“初犯”和防范“二次行为”。而哪些是需要社会化约束的行为呢?比如“霸座”,单纯依靠提升处罚金额是行不通的,一张几百块的票钱,不可能立法加到几万块,只有加强社会化约束,通过社会多元制约机制加以解决。这里要说明下不是简单的增加失信成本,多元制约机制不仅仅是失信成本的问题。
有观点说信用惩戒等缺乏法律依据,所以强调信用立法的重要性。这个问题我觉得没必要讨论,事实上有些法律法规上明确规定违法行为除了行政处罚措施,还有列举了惩戒的措施,比如限制从业等。只是不是所有的违法行为都非常清晰的列明各种对应的惩戒措施,不一定是没有立法或许这些行为根本没有必要用信用惩戒的方式。现在各地通过信用条例列举了一堆惩戒措施,可问题是即便在遵循比例原则、关联性原则等前提下,这些惩戒措施如何与各种行为有机对应上?好像难度很大。
可见,信用立法是比较难的,立法的目的首先应该搞清楚哪些行为应该或者说需要纳入信用调节,然后是明确调节的方式、手段和工具,最后是对这些方式、手段和工具的规制。如何确定哪些行为我们提供一些思路但是要转化为法条也是不易。一部好的信用立法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