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进贤企业信用平台!    

立信申请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失信黑名单所在位置:首页 > 失信黑名单

政府、国企上了失信黑名单!说明啥?

发布时间:2019-06-26  文章来源:

一见君最近发现,“信用中国”网站开设了“部分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典型失信案例”,集中曝光了国企和政府拖欠民企账款的案例。 


 1 

为什么选择现在公布政府和国企失信典型案例,信用中国说的很清楚:“旨在贯彻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关于切实解决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问题有关部署。”

今年1月30日,总理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工作汇报,要求加大清欠力度完善长效机制。

可以看出,信用中国披露政府和国企老赖名单就是“长效机制”之一。

当时的会议上披露了一组数据,从2018年11月开始,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和大型国有企业就开始清理被拖欠的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不到三个月清偿账款1600多亿元。

不过,对于这个“成绩”,高层似乎并不满意,当时的会议明确,下一步,要加大清欠力度,建立台账。地方政府新增债券要优先用于偿还拖欠款,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通过发债或其他金融工具置换存量债务节省的利息支出要全部用于清欠。

具体要求还包括,对已确认的多年拖欠款,力争年底(2019年年底)前全国政府部门和大型国有企业清偿一半以上。中央企业要带头优先偿还对民营企业的逾期债务,年底前做到“零拖欠”。

现在公布国企和政府拖欠民企账款的案例,至少说明两个问题:

第一、国常会后,清偿账款可能执行不力,现在直接通过信用中国曝光来施压;

第二、政府、国企欠款也是要上黑名单的,给外界释放一种信号。

一见君仔细查看了信用中国曝光的案例,有地方国企拖欠民企账款5年以上。比如内蒙古赤峰市的“宁城县宏达矿业有限公司”,拖欠民企款项45.2万元,拖欠了1503天。

另外,地方政府拖欠的也很严重。河北邯郸涉县经开委拖欠民企款项823.22万,拖欠时长477天。沈阳市沈北新区财落街道办事处的账款拖欠天数为164天,涉及金额近3700万。

信用中国称,截至6月11日,首批公布案例共246条,其中政府部门拖欠账款案件2条,国有企业拖欠账款案件244条。

还有一个细节,此次公布的案例是经国家发改委组织各省(市、区)人民政府确认后,予以公布的.

 2 

清偿政府部门和国有大企业拖欠民营企业账款问题其实从去年11月份就开始了

11月1日,民营企业座谈会正式召开。

一周多后,总理在11月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要求,要抓紧开展专项清欠行动,切实解决政府部门和国有大企业拖欠民营企业账款问题。

总理当时指出,当前经济形势错综复杂,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已经较为突出。


“不论是政府部门还是国企,都要坚决杜绝拖欠民营企业账款。政府部门这样做更是有违‘人民政府为人民’的基本职责。”总理严厉地说。

总理要求就此开展专项清欠行动:一是凡有此类问题的都要建立台账,对欠款“限时清零”;二是严禁发生新的欠款。

“严重拖欠的要列入失信‘黑名单’,严厉惩戒问责。对地方、部门拖欠不还的,中央财政要采取扣转其在国库存款或相应减少转移支付等措施清欠。”总理要求。

总理最后强调:“这件事情今天定下来要立即行动,国办牵头督办,有关部门各负其责,审计部门要介入。清欠情况明年春节前要向国务院报告。”

现在来看,总理上面说的有两件已经落实了:一个是“春节前要向国务院报告”(1月30日专门召开了会议听取了汇报);二是“严重拖欠的要列入失信‘黑名单’”(信用中国已经落实了)。

工信部今年4月份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工业通信业发展情况》,截至2019年3月,全国政府部门和大型国有企业已清偿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2651亿元

 3 

清偿民企欠款,为何如此雷厉风行,说到做到?来看一组数据:

截至去年11月初,中小板上市企业应收账款规模近万亿。A股中中小板共有企业919家,其中9家是券商、银行等机构,剩余910家,这910家基本是民企。

依据Wind数据统计信息显示,910家中小板企业,共涉及欠款9789.01亿元。从应收账单金额/营收比来看,欠款超过营收的民企共计86家,约占9.4%;欠款占据营收一半以上的企业高达286家。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有9家民企,应收账款都超过了100亿。

分别是:比亚迪、金螳螂(100%以上)、金风科技(100%以上)、海康威视(53%)、瑞康医药(68%)、怡亚通(24%)、西部建设(92%)、亚夏股份(100%以上)、中利集团(87%)。

比亚迪被欠的钱最多,以546.02亿元名列前茅;金螳螂其次,以203.84亿元的应收账款位居其后。

民企为啥被大量拖欠款项?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的。民企在政府与国企面前,毫无疑问要低一头,处于弱势地位。

一方面,民企想到那个一部分业务严重依赖公共单位及国企,为了后续发展不敢过分得罪;另一方面,绝大多数民企并不敢用法律手段去维护自已应有的权利,毕竟谁都害怕被穿小鞋。

A股上市公司东方园林就是个 “被拖垮“的典型。

近日,全国法院执行信息平台公布,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夫妇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金额达3.36亿元。

去年,何巧女还在胡润百富榜上位列139位,坐拥220亿财富,如今竟然成了“老赖”。

梳理东方园林财报可以发现,近三年东方园林中标总额约1500亿元。截至去年底,公司流动负债271.40亿元,超过267.99亿元的流动资产,短期借款达29.47亿元。

去年五月,为了解决资金困境,东方园林发债10亿。结果近发出去5000万,被市场称为“史上最凉发债”。

资金危机直接导致公司出现大面积欠薪现象。东方园林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10日,东方园林还剩约4000名员工(含离职人员)的平均约3个月薪酬及补偿待发放,共计约2.39亿元。

在去年9月份举行的一场民企与金融机构的座谈会上,何巧女对央行行长易纲说:“北京各家银行的行长我都见过了,但是今天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总行的行长,我就准备说点真心话。”

“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全场哄堂大笑。

当时很多人可能觉得可笑,但现在回头再去审视何巧女的话,背后掩藏着多少民企的无奈和心酸。